波希米亚人(波希米亚人足球俱乐部)

“波西米亚人”是什么人?

1.Bohemia 地名

波希米亚位于现捷克共和国的中西部,历史上是一个多民族的地区,是吉普赛人的聚集地。曾属奥匈帝国管辖。

1860年欧洲地图:

1882年波西米亚地图:

—————————————————————————————————————

2.bohemian、Bohemianism 一种生活、服装的风格

波西米亚风与BOBO族

波西米亚在哪儿?这问题可真是难以回答。它好像是在捷克斯洛伐克的一个什么地方,当然也有可能不是。你不必因此而愤怒谴责我的草率和不负责任——相信我,在这个季节被时尚人士整天挂在嘴边的波西米亚风格跟地理上的波西米亚并没有什么大关系。

波西米亚。波西米亚。波西米亚。

这个词语每天在我耳边此起彼伏。各大品牌的PR告诉我他们这季节的设计是波西米亚式的融合风;我们的时装编辑铆足了劲头要制作一组波西米亚式的时装片;有一些女人和女孩子,她们兴致勃勃地打扮起来,出现在一些时髦的派对和时装秀场,“你是不是认为我今天看上去很波西米亚?”在我开口之前,她们先对自己做了一个盖棺定论的说法。

究竟什么是波西米亚风格?

东欧的,德国的,吉卜赛的,墨西哥的,松松垮垮的,少数民族的,色泽暗淡的,刺绣多多的,层层叠叠的,最后使人看上去有点饮酒过量精神涣散的——波西米亚风格可是决不局限于波西米亚这个地方,它的范围比我们想象的大多了。

TOM FORD为圣罗兰设计的土耳其式豹纹长衫据说是今季波西米亚风格的代表。虽然它看上去实在是太奢华了,远远超出了一个真正波西米亚人对于华丽生活的想象,可是又有什么关系?我们在一开始就讲过,波西米亚风格跟波西米亚没什么大关系。

像波西米亚风格这样的专有名词近来出现很多。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谁发明了谁。或者说谁被谁所诠释。除了国籍民族肤色性别年龄的区分之外,有些人群需要一些独特的称谓来划分。基本上,那是一些所谓特立独行的动物。

比如说BOBO。这是去年的热门词语。文化学者把他定义为是嬉皮与雅皮的杂交品种。像嬉皮那样的叛逆精神,也可以有适当的颓废,大麻是允许的,毒品是反对的,同时还有体面的工作,优越的收入和良好品位。

据说一个真正BOBO的标准行头是这样的:穿着几千美金的GUCCI皮衣和几十块钱的LEVIS牛仔裤,他的头发乱乱的,仿佛有三个月没有打理过,可是他的身上散发着适当的香水味道,他习惯穿廉价而舒适的运动鞋,可是他对于他的内裤无比讲究。

哦。听上去还不坏。甚至是令人心动。正邪一体。双面共聚。这样的BOBO,无论男女,必定横扫千军所向披靡。

如果没有由于网络而诞生的新贵们,BOBO这个词语还会不会出现也是疑问。没有比这个行业的人士更BOBO了,那些网络新贵哪一个不是些疯狂艺术家和奸诈商人的混合体。看看比尔·盖茨乘着私人飞机住着5星级以上的酒店,并且穿着让时装编辑作呕的,很像是来自廉价商店的T恤和仔裤——BOBO就是这么肆无忌惮,够自由,够歹毒。

那种丝毫不顾忌别人的令人艳羡的歹毒。

波西米亚风跟BOBO似乎是薪火相传,至少,它们是近亲关系。它们的精神都是强调人的艺术气质、叛逆和自由,这是大众还是设计师的爱憎取向?又有多少人具有或者真正渴望艺术、叛逆和自由?结果是我在许多场合看见无数人打扮得像是街头为人画肖像的潦倒画家,或者就像个鬼鬼祟祟的特异功能人士。

也许在这时刻人们难免堕落。全球经济不好也已经有很长时间,911的阴影刚淡下去,中东又开始刀光剑影,——许多我们原本以为跟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其实沉甸甸地压在心里,然后一有机会就蔓延起来。

岂止是蔓延。这简直就是腐蚀。

当然也有令人愉悦的腐蚀。

就像我们享受BOBO风或者波西米亚风或者吉卜赛风,无论什么流行,我们一律愉快接纳。时尚就是这么一种东西:以万变应不变。

谁可以预测下一次的流行吗?

说不定是布尔乔亚的爆炸颠覆。那些我们脑海中沉闷乏味教条的中产阶层形象也许快要过时,你可能再也不能这样去看待他们。如果布尔乔亚们抓起狂来会怎么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疯狂的方式。而时尚动物们永远是各种集体疯狂的参与者。

至少现在你可以说:

“我很波西米亚,而且,我很快乐。”

———————————————————————

— 波西米亚

Bohemian,一般译为波西米亚,原意指豪放的吉卜赛人和颓废派的文化人。然而在今年的时装界甚至整个时尚界中,波西米亚风格代表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浪漫化,民俗化,自由化。浓烈的色彩、繁复的设计,会带给人强劲的视觉冲击和神秘气氛—实际也是对这两年简约风格的最大冲击。

三毛说,台湾只有三个女人适合波西米亚式的打扮,她们是潘越云、齐豫和——她自己。想想也是,她们三人虽然妍媸有高下、术业有专攻,但无论是言行还是气质总有一些相似之处,都属于那种特立独行、才华横溢而又总是不想受现实规范约束的类型,在装扮上喜好一致也就不奇怪了。她们总是穿着松松垮垮的棉质长裙,戴着层层叠叠的大项链,抑或还有样式古怪的平底软靴和大胆花俏的额饰,环佩相扣、叮叮当当地出现在人们面前,她们的这种装束可以一言以弊之——披披挂挂,当然,换个好听的词就是今天的主题——波西米亚风格。

什么是波西米亚?是生活在捷克斯洛伐克那个放荡不羁、以歌舞为生的民族,还是指那群视世俗准则如粪土的艺术家?发展到今天,却成了一种生活观,在波西米亚的旗帜下,一向为新生代不耻的老布尔乔亚的理想——追逐财富,和波希米亚崇尚自由的精神不可思议地结合起来,向人们展示着一幅用庸俗作背景的个性场景,也许这正是现代精神的一个侧面:除了金钱,没有什么能让人获取更大的自由。有人用一句通俗的时尚语言精辟地概括为——有一定经济基础的小资情调——原来如此!

再复杂的情绪,在这个时尚的时代都能用感性的服饰演绎出来,波西米亚落实在女人身上,便成了一种奢华的另类、个性的高贵。

波西米亚风格的装扮,在总体感觉上靠近毕加索的晦涩的抽象画和斑驳陈旧的中世纪宗教油画,还有迷综错乱的天然大理石花纹,杂芜、凌乱而又惊心动魄。暗灰、深蓝、黑色、大红、桔红、玫瑰红,还有网络上风行一气的“玫瑰灰”便是这种风格的基色。没有底气的人一穿上便被无情地淹没在层层叠叠的色彩和错觉中。

一说波西米亚,逃不了一条打满粗褶细褶的长裙,它可以是纯棉的、粗麻的、砂洗重磅真丝的,可以是镂空设计的、缀满波西米亚式绣花的、加上婀娜的荷叶边的、垂垂吊吊满是流苏的,可以是布满无规则图案的、用其他风格面料拼镶的……总之它是繁复的、奢华的,无时不刻在昭示着自己独特的,它让穿上它的女人刹时间变成超凡脱俗并蔑视一切。

如果还要披上外套,那最好是一件收腰收得恰到好处的长大衣,昂贵的羊绒当然是第一选择,退而求其次便是精纺亚麻,加一条粗犷而帅气的腰带,将硬朗与柔美完美地结合起来。

还有饰品,不能不提的波西米亚饰物,要做个地道的波西米亚女郎,你最好不要放过身体上任何能披挂首饰的部位,手腕上、脚踝上、颈前、腰间,还有耳朵、指尖,别人戴一串,你戴三串,别人挂细的,你就挂粗的,这两年疯狂流行的藏饰被波西米亚女郎们引为至宝,那些发黑的银器、天然的或染色的石头,哪管它重不重、贵不贵,统统往身上手上套了再说。走动间,一定要浑身上下泠泠作响;点烟时、端起大扎啤酒时,一定要让连着戒指与手镯的链子斜斜垂下,勾着男人的眼光晃啊晃,一直晃到他心尖尖里让他脱身不得。波希米亚是地名,不是人。

波希米亚位于现捷克共和国的中西部,历史上是一个多民族的地区,是吉普赛人的聚集地原来是捷克一带的地名。用来形容富有“小资情调”带有轻微浪漫色彩,富有忧郁气质的人。

有时候,波希米亚表示以下意义:

一种艺术家气质;

一种时尚潮流;

一种反传统的生活模式。哥德式风格随著质朴厚重的罗马式建筑后,在西元十二世纪末时西欧兴起了华丽的哥德式建筑 。「哥德式」 (gothic / gotik) 一词,语出文艺复兴大师拉斐尔,原隐含轻蔑之意,用以批评文艺复兴时期前北方野蛮民族哥德人的建筑风格,然此为其个人偏见,实际上哥德式建筑与哥德人毫无关联,其系罗马式建筑之后一种新的建筑型式,为中世纪封建制度走向缓慢解体、世俗生活逐步安逸的过程中在建筑艺术上的一种反映。哥德式建筑约在西元十二世纪末时发源於法兰西,至西元十三世纪则传播至全欧,形成了哥德式建筑的全盛时期(上图:位於法国巴黎的圣母院为哥德式建筑之模式)。 哥德式建筑之最大特色,在於伸向无际苍穹的塔尖及无数承担屋顶重量的尖拱形高窗,强调与地面的垂直线效果重於地面上的安定感,为了强化此种垂直线的效果,哥德式建筑扬弃了罗马式建筑的厚重墙壁,转而大量运用筋骨穹窿、尖拱形窗户、飞梁及扶壁等技术,使得哥德式建筑出现了大量的锐角组合,因而建构出轻快、灵巧与上升的力道,从而创造出哥德式建筑特有的动感与旋律,外观异常华丽优美。此外,哥德式建筑的另一重要特色为使用了大量的彩绘玻璃,外在光线透过哥德式建筑的尖拱形高窗进入建物内部后,色彩呈现柔和状,并可照射至建筑物内部的每一角落,唤起了色调的神秘颤动,於是,哥德式建筑高大的内部空间不禁令人顿生「神之家」之幻想,颇有抽象之神秘主义风味。 波西米亚风格 东欧的,德国的,吉卜赛的,墨西哥的,松松垮垮的,少数民族的,色泽暗淡的,刺绣多多的,层层叠叠的,最后使人看上去有点饮酒过量精神涣散的——波西米亚风格可是决不局限于波西米亚这个地方,它的范围比我们想象的大多了。 tom ford为圣罗兰设计的土耳其式豹纹长衫据说是今季波西米亚风格的代表。虽然它看上去实在是太奢华了,远远超出了一个真正波西米亚人对于华丽生活的想象,可是又有什么关系?我们在一开始就讲过,波西米亚风格跟波西米亚没什么大关系。 波西米亚风格的装扮,在总体感觉上靠近毕加索的晦涩的抽象画和斑驳陈旧的中世纪宗教油画,还有迷综错乱的天然大理石花纹,杂芜、凌乱而又惊心动魄。暗灰、深蓝、黑色、大红、桔红、玫瑰红,还有网络上风行一气的“玫瑰灰”便是这种风格的基色。没有底气的人一穿上便被无情地淹没在层层叠叠的色彩和错觉中。 一说波西米亚,逃不了一条打满粗褶细褶的长裙,它可以是纯棉的、粗麻的、砂洗重磅真丝的,可以是镂空设计的、缀满波西米亚式绣花的、加上婀娜的荷叶边的、垂垂吊吊满是流苏的,可以是布满无规则图案的、用其他风格面料拼镶的……总之它是繁复的、奢华的,无时不刻在昭示着自己独特的,它让穿上它的女人刹时间变成超凡脱俗并蔑视一切。 如果还要披上外套,那最好是一件收腰收得恰到好处的长大衣,昂贵的羊绒当然是第一选择,退而求其次便是精纺亚麻,加一条粗犷而帅气的腰带,将硬朗与柔美完美地结合起来。 还有饰品,不能不提的波西米亚饰物,要做个地道的波西米亚女郎,你最好不要放过身体上任何能披挂首饰的部位,手腕上、脚踝上、颈前、腰间,还有耳朵、指尖,别人戴一串,你戴三串,别人挂细的,你就挂粗的,这两年疯狂流行的藏饰被波西米亚女郎们引为至宝,那些发黑的银器、天然的或染色的石头,哪管它重不重、贵不贵,统统往身上手上套了再说。走动间,一定要浑身上下泠泠作响;点烟时、端起大扎啤酒时,一定要让连着戒指与手镯的链子斜斜垂下,勾着男人的眼光晃啊晃,一直晃到他心尖尖里让他脱身不得。像波西米亚风格这样的专有名词,也不知道是谁的发明,似乎有些人总需要一些独特的称谓来划分,但这些特立独行的名词总是时尚的热门词语。波西米亚,文化学者把他定义为是嬉皮与雅皮的杂交品种,在近几年的各种时尚杂志、国际时装发布会上都能够看到它的身影,虽然现在它的热度已经降低。什么是波西米亚?波西米亚(bohemia)位于捷克斯洛伐克的西部地区,原属奥匈帝国的一部分,是行走于世界的吉卜赛人的聚集地。关于波西米亚人有一个模糊的定义:波西米亚人就是吉卜赛人也即茨冈人包括颓废派的文化人。以流浪的方式行走世界,不信奉上帝,通过流浪人的手艺谋生,擅长“星象占卜”和“顺手牵羊”。 在叛逆自由的六十年代,“波西米亚”是嬉皮士向中产阶级挑战的有力武器,其行为特点在于以纯手工对抗工业化生产。在今天“波西米亚”已成了一种象征,代表流浪、自由、放荡不羁、颓废……,在服装领域是那种保留了某种游牧民族特色的风格,以鲜艳的手工装饰和粗犷厚重的面料引人眼球,特别是饰品,多以缠绕的串珠、流苏项链为主。配合的妆容则代替了巴洛克和拜占庭式的华美,讲求憔悴而漂亮、黯然而浪漫、贫穷而时髦的脸庞。

波希米亚人(波希米亚人足球俱乐部)插图1

关于波西米亚人

谈及波希米亚,就不能不提到吉普赛人。15世纪,很多行走世界的吉普赛人都迁移到捷克的波希米亚,所以许多文学作品里都模糊地界定:波希米亚人就是吉普赛人。

就名称来说这是对的,但实际上这是法国人的一种误读.法国人认为吉普赛人来源于波希米亚王国,故将他们称作波希米亚人.实际上波希米亚王国人口组成比较复杂,古代波希米亚王国即今天的捷克和斯洛伐克一带,有日尔曼人,马扎尔人(匈牙利主要民族之一),斯拉夫人等等,吉普赛人只是其中一部分.故就人种学来说这是法国人对吉普赛人的一种误读.

吉卜赛这个名字本身就是错误的,因为吉卜人(Gypsy或Gypsies)是从英语埃及人(Egyptian)一词演变而来的,这是英国人和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对他们的传统称呼。这是由于15世纪时欧洲人对于流浪到他们那里的异乡人不太了解,误以为他们来自埃及,所以就称他们为“埃及人”,慢慢就变成“吉卜赛人”了。吉卜赛人自称罗姆人(Rom),这个名字在吉卜赛人的语言中,原意是“人”的意思。1965年成立的吉卜赛人国际组织——罗姆人国际委员会(Committee Internation Rom)就使用了罗姆人一词,而且现在正得到国际的承认和尊重。不道由于习惯和传统的称谓,多数仍称他们为吉卜赛人。

把罗姆人称作吉卜赛人,既是由于长期以来对这个民族的起源、历史不了解所致,同时,在对吉卜赛人的研究过程中,又缺乏足够的文字资料。因此,对其起源、迁徙及其他历史的探讨中,总是以某些设想为依据,或先入为主地离不开前人所得出的错误结论。

除英国人认为他们源出于埃及之外,法国人认为他们很可能来自波希米亚,就叫他们波希米亚人(Bohemian),同时也称他们为吉卜赛人,吉坦人(Gitan)、金加利人(Zingari)等十余今名字;西班牙人称他们为吉卜赛人、波希米亚人的同时,还称他们茨冈人(Atsigano)或希腊人,认为他们来自希腊,原苏联也称他们为茨冈人。总之,吉卜赛人有许许多多的名称,但这都是其他民族强加给他们的,而且根据主观臆断确定了他们的族源,编纂了他们的历史。这种情况一直延续了几百年,直到18世纪末期,对于吉卜赛的研究工作才有了突破。

波希米亚

捷克西部地区旧称。原是日耳曼语对于捷克区的称呼。广义指捷克区全部。狭义仅指今南、北摩拉维亚两州以外的捷克区。

波希米亚位于捷克共和国的中西部,历史上是一个多民族的地区,是吉普赛人的聚集地。追求自由的波希米亚人,在浪迹天涯的旅途中形成了自己的生活哲学。如今的波希米亚不仅象征着流苏、褶皱、大摆裙的流行服饰,更成为自由洒脱、热情奔放的代名词。

波希米亚覆盖包括首都布拉格在内的捷克中西部大片土地,与东部的摩拉维亚地区共同构成现今的捷克版图。在捷克语里,波希米亚人常常是捷克人的同义词,事实上波希米亚就是捷克民族文化的核心之一,在19、20世纪尤为突出。蜚声世界的捷克民族作曲家斯梅塔纳和德沃夏克,正是用音乐表达对故乡波希米亚深沉的热爱。

波希米亚这个名称最早来源于“Boii”,是公元1世纪当地的凯尔特人部落的名称。后来日耳曼人占据了此地,但这个名字却留了下来。公元5世纪,从东部迁来的斯拉夫人建起波希米亚王国并繁衍出灿烂的文化。“百塔之城”布拉格的兴盛就是这一时期的杰出代表。波西米亚

Bohemian,一般译为波西米亚,原意指豪放的吉卜赛人和颓废派的文化人。然而在今年的时装界甚至整个时尚界中,波西米亚风格代表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浪漫化,民俗化,自由化。浓烈的色彩、繁复的设计,会带给人强劲的视觉冲击和神秘气氛—实际也是对这两年简约风格的最大冲击。

什么是波西米亚?是生活在捷克斯洛伐克那个放荡不羁、以歌舞为生的民族,还是指那群视世俗准则如粪土的艺术家?发展到今天,却成了一种生活观,在波西米亚的旗帜下,一向为新生代不耻的老布尔乔亚的理想——追逐财富,和波希米亚崇尚自由的精神不可思议地结合起来,向人们展示着一幅用庸俗作背景的个性场景,也许这正是现代精神的一个侧面:除了金钱,没有什么能让人获取更大的自由。有人用一句通俗的时尚语言精辟地概括为——有一定经济基础的小资情调——原来如此!

再复杂的情绪,在这个时尚的时代都能用感性的服饰演绎出来,波西米亚落实在女人身上,便成了一种奢华的另类、个性的高贵。

波西米亚风格的装扮,在总体感觉上靠近毕加索的晦涩的抽象画和斑驳陈旧的中世纪宗教油画,还有迷综错乱的天然大理石花纹,杂芜、凌乱而又惊心动魄。暗灰、深蓝、黑色、大红、桔红、玫瑰红,还有网络上风行一气的“玫瑰灰”便是这种风格的基色。没有底气的人一穿上便被无情地淹没在层层叠叠的色彩和错觉中。

一说波西米亚,逃不了一条打满粗褶细褶的长裙,它可以是纯棉的、粗麻的、砂洗重磅真丝的,可以是镂空设计的、缀满波西米亚式绣花的、加上婀娜的荷叶边的、垂垂吊吊满是流苏的,可以是布满无规则图案的、用其他风格面料拼镶的……总之它是繁复的、奢华的,无时不刻在昭示着自己独特的,它让穿上它的女人刹时间变成超凡脱俗并蔑视一切。

如果还要披上外套,那最好是一件收腰收得恰到好处的长大衣,昂贵的羊绒当然是第一选择,退而求其次便是精纺亚麻,加一条粗犷而帅气的腰带,将硬朗与柔美完美地结合起来。

还有饰品,不能不提的波西米亚饰物,要做个地道的波西米亚女郎,你最好不要放过身体上任何能披挂首饰的部位,手腕上、脚踝上、颈前、腰间,还有耳朵、指尖,别人戴一串,你戴三串,别人挂细的,你就挂粗的,这两年疯狂流行的藏饰被波西米亚女郎们引为至宝,那些发黑的银器、天然的或染色的石头,哪管它重不重、贵不贵,统统往身上手上套了再说。走动间,一定要浑身上下泠泠作响;点烟时、端起大扎啤酒时,一定要让连着戒指与手镯的链子斜斜垂下,勾着男人的眼光晃啊晃,一直晃到他心尖尖里让他脱身不得。

— 波西米亚

Bohemian,一般译为波西米亚,原意指豪放的吉卜赛人和颓废派的文化人。然而在今年的时装界甚至整个时尚界中,波西米亚风格代表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浪漫化,民俗化,自由化。浓烈的色彩、繁复的设计,会带给人强劲的视觉冲击和神秘气氛—实际也是对这两年简约风格的最大冲击。

三毛说,台湾只有三个女人适合波西米亚式的打扮,她们是潘越云、齐豫和——她自己。想想也是,她们三人虽然妍媸有高下、术业有专攻,但无论是言行还是气质总有一些相似之处,都属于那种特立独行、才华横溢而又总是不想受现实规范约束的类型,在装扮上喜好一致也就不奇怪了。她们总是穿着松松垮垮的棉质长裙,戴着层层叠叠的大项链,抑或还有样式古怪的平底软靴和大胆花俏的额饰,环佩相扣、叮叮当当地出现在人们面前,她们的这种装束可以一言以蔽之——披披挂挂,当然,换个好听的词就是今天的主题——波西米亚风格。

什么是波西米亚?是生活在捷克斯洛伐克那个放荡不羁、以歌舞为生的民族,还是指那群视世俗准则如粪土的艺术家?发展到今天,却成了一种生活观,在波西米亚的旗帜下,一向为新生代不耻的老布尔乔亚的理想——追逐财富,和波希米亚崇尚自由的精神不可思议地结合起来,向人们展示着一幅用庸俗作背景的个性场景,也许这正是现代精神的一个侧面:除了金钱,没有什么能让人获取更大的自由。有人用一句通俗的时尚语言精辟地概括为——有一定经济基础的小资情调——原来如此!

波西米亚风与BOBO族

波西米亚在哪儿?这问题可真是难以回答。它好像是在捷克斯洛伐克的一个什么地方,当然也有可能不是。你不必因此而愤怒谴责我的草率和不负责任——相信我,在这个季节被时尚人士整天挂在嘴边的波西米亚风格跟地理上的波西米亚并没有什么大关系。

波西米亚。波西米亚。波西米亚。

这个词语每天在我耳边此起彼伏。各大品牌的PR告诉我他们这季节的设计是波西米亚式的融合风;我们的时装编辑铆足了劲头要制作一组波西米亚式的时装片;有一些女人和女孩子,她们兴致勃勃地打扮起来,出现在一些时髦的派对和时装秀场,“你是不是认为我今天看上去很波西米亚?”在我开口之前,她们先对自己做了一个盖棺定论的说法。

究竟什么是波西米亚风格?

东欧的,德国的,吉卜赛的,墨西哥的,松松垮垮的,少数民族的,色泽暗淡的,刺绣多多的,层层叠叠的,最后使人看上去有点饮酒过量精神涣散的——波西米亚风格可是决不局限于波西米亚这个地方,它的范围比我们想象的大多了。

TOM FORD为圣罗兰设计的土耳其式豹纹长衫据说是今季波西米亚风格的代表。虽然它看上去实在是太奢华了,远远超出了一个真正波西米亚人对于华丽生活的想象,可是又有什么关系?我们在一开始就讲过,波西米亚风格跟波西米亚没什么大关系。

像波西米亚风格这样的专有名词近来出现很多。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谁发明了谁。或者说谁被谁所诠释。除了国籍民族肤色性别年龄的区分之外,有些人群需要一些独特的称谓来划分。基本上,那是一些所谓特立独行的动物。

比如说BOBO。这是去年的热门词语。文化学者把他定义为是嬉皮与雅皮的杂交品种。像嬉皮那样的叛逆精神,也可以有适当的颓废,大麻是允许的,毒品是反对的,同时还有体面的工作,优越的收入和良好品位。

据说一个真正BOBO的标准行头是这样的:穿着几千美金的GUCCI皮衣和几十块钱的LEVIS牛仔裤,他的头发乱乱的,仿佛有三个月没有打理过,可是他的身上散发着适当的香水味道,他习惯穿廉价而舒适的运动鞋,可是他对于他的内裤无比讲究。

哦。听上去还不坏。甚至是令人心动。正邪一体。双面共聚。这样的BOBO,无论男女,必定横扫千军所向披靡。

如果没有由于网络而诞生的新贵们,BOBO这个词语还会不会出现也是疑问。没有比这个行业的人士更BOBO了,那些网络新贵哪一个不是些疯狂艺术家和奸诈商人的混合体。看看比尔·盖茨乘着私人飞机住着5星级以上的酒店,并且穿着让时装编辑作呕的,很像是来自廉价商店的T恤和仔裤——BOBO就是这么肆无忌惮,够自由,够歹毒。

那种丝毫不顾忌别人的令人艳羡的歹毒。

波西米亚风跟BOBO似乎是薪火相传,至少,它们是近亲关系。它们的精神都是强调人的艺术气质、叛逆和自由,这是大众还是设计师的爱憎取向?又有多少人具有或者真正渴望艺术、叛逆和自由?结果是我在许多场合看见无数人打扮得像是街头为人画肖像的潦倒画家,或者就像个鬼鬼祟祟的特异功能人士。

也许在这时刻人们难免堕落。全球经济不好也已经有很长时间,911的阴影刚淡下去,中东又开始刀光剑影,——许多我们原本以为跟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其实沉甸甸地压在心里,然后一有机会就蔓延起来。

岂止是蔓延。这简直就是腐蚀。

当然也有令人愉悦的腐蚀。

就像我们享受BOBO风或者波西米亚风或者吉卜赛风,无论什么流行,我们一律愉快接纳。时尚就是这么一种东西:以万变应不变。

谁可以预测下一次的流行吗?

说不定是布尔乔亚的爆炸颠覆。那些我们脑海中沉闷乏味教条的中产阶层形象也许快要过时,你可能再也不能这样去看待他们。如果布尔乔亚们抓起狂来会怎么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疯狂的方式。而时尚动物们永远是各种集体疯狂的参与者。

又怎样?

至少现在你可以说:

“我很波西米亚,而且,我很快乐。”

很强悍 呵呵

原创文章,作者:东阳侬体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yangnong.com/tiyusuibi/210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