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西门将(切尔西门将切赫)

切尔西的守门员是那国的

切赫(捷克)

库迪奇尼(意大利)

希拉里奥(葡萄牙)捷克的 切赫

替补是意大利的库迪奇尼捷克彼特.切赫 捷克 彼得·切赫

【☆基本资料☆】

中文译名:彼得·切赫

英文原名:Petr Cech

国籍:捷克

生日:1982年05月20日

身高:1.96 米

体重:90.0 公斤

位置:守门员

号码:1

切赫中文网站:

【☆职业生涯☆】

伯萨尼(1999-2001)

布拉格斯巴达(2001-2002)

雷恩(2002-2004)

切尔西(2004至今

【☆捷克国脚☆】

切赫被认为是捷克近20年来最具潜力的守门员。此前他曾代表捷克青年队获得2002年欧洲青年足球锦标赛冠军。这名身材高大的门将防守面积大,判断准确同时亦有扑救点球的绝技。

2005年六月,正在备战世界杯的捷克门将切赫收到了一条令他感到振奋的消息。他刚刚当选了捷克本年度足球先生。

这一奖项是由捷克媒体的众多新闻记者评选出来的,鉴于切赫上赛季的优异表现,他荣膺了这一奖项。

当时年仅24岁的年轻门将,在上个赛季帮助切尔西队成功蝉联了英超联赛的冠军。而在本次评选中,他得到了1952分,位居首位;尤文图斯中场内德维德共得到了1572分,屈居次席;第三位则是刚刚转会阿森纳的中场球员罗西基,他共得到了1469分。

捷克总统瓦茨拉夫·克劳斯将亲自为他颁发这一象征着捷克足球最高荣誉的大奖。

【☆蓝军门神☆】

2004年夏天,切赫以700万英镑的价格加盟切尔西,创下了俱乐部历史上守门员身价的纪录。切赫的收购加强了球队这个位置的实力,与卡尔洛-库迪奇尼展开了认真和健康的竞争。他立即以其身高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并且具有不可思议的敏捷反应,而且在出击的时候极富自信。他以何塞-穆里尼奥的首选地位开始了自己的切尔西生涯。要战胜库迪奇尼,他要非常优秀才行!

非凡的天赋令切赫在布拉格斯巴达队时就以19岁的年龄打破了国内不失球时间的纪录。在冠军联赛中,他同样是最难于被攻破球门的守门员之一,连续超过1000分钟的时间,他的球门不曾失守。这使他转会到法甲的雷恩队,而就在法国的第二年年中,他同意转会到切尔西,与蓝军签订了5年的合同。

切赫是捷克队获得2002年欧洲21岁以下青年锦标赛冠军的主要因素。而在成年级别,在2004年欧锦赛中,他在5场比赛中力保球门不失,与捷克队一起进入了欧洲杯半决赛,并进入了本届赛事的全明星阵容。

在斯坦福桥的第一个赛季,他的不失球场次比比皆是,从数据上来说,这是切尔西的所有门将完成次数最多的。在2004年12月-2005年3月间,他创造了英格兰顶级联赛连续1024分钟不失球的纪录。赛季末,他获得了首枚冠军奖牌、英格兰顶级联赛中最少失球和最多场零封对手的纪录,对于“金手套”奖来说,他是令人信服的。

尽管在接下来的2005-2006赛季,切尔西的防守并不能像上一个赛季那样滴水不漏了,但切赫仍然继续着他出色的发挥,并成为球队卫冕的一个主要原因。但并不为很多人所知的是,令人尊敬的切赫在长达14个月的时间内是带着肩伤出场比赛的。

世界杯后,切赫接受了手术,因此缺席了2006-2007赛季的前几场比赛。不过在8月对阵布莱克本的比赛中,他重新回到了主力位置。然而,2006年10月,与雷丁前锋斯蒂芬-亨特的灾难性撞击使切赫再次遭到重大打击,不得不马上接受手术,他缝了30针,需要长期的休息。那时没有人想到,他的赛季能如此迅速的重新开始,并如此出色的结束,他赢得了2场杯赛决赛的胜利。令对手恐惧的是,他还能踢10年中,并且会取得更大的进步!

2006-2007赛季最不平凡的故事让彼得职业生涯的未来产生了重大的疑问,毫无疑问,在这个位置上,他是世界上最优秀的门将。他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展现出了强大的精神,捷克国脚到达了职业生涯的颠峰,切赫战胜了严重的头部伤势,仅仅3个月后,他就复出了。几周之内,他就创造了俱乐部和英格兰连续7场比赛不失球的纪录,这是在他戴着头部保护装置的情况下创造的。在赛季的剩余阶段,他一次又一次的上演了杰出的表现,比如在足总杯半决赛中阻挡了疯狂的布莱克本。

【☆生死时速☆】

2007年10月14日傍晚17:16,切赫在出击时同亨特相撞,当即倒地,接受队医将近4分钟的紧急治疗。尽管球场救护车已经进场,但在主裁判莱利催促下,捷克人连滚带爬自行离开球场,在场边继续接受护理。

17:21,切赫由担架抬入更衣室。切尔西俱乐部队医负责对切赫的治疗,当时他们认为没有必要叫来救护车。然而到了17:40,切赫的状况出现恶化,切尔西队医要求援助,球场医疗中心立即给予了对方帮助。17:45在对切赫进行初步检查之后,医护人员认为需要救护车。

17:52救护车开至球员通道口,18:04救护车驶离梅德捷斯基球场,18:11救护车抵达波克夏皇家医院。

雷丁俱乐部的描述到此为止,然而此后切赫的情况进一步恶化,波克夏皇家医院被迫为他注射镇静剂,并将他转移到伦敦拉德克里夫诊所。9:15分切赫抵达这家医院,主治医生重新检查后,作出诊断,判定他的颅骨出现裂痕,必须动手术。

手术持续了超过3小时,医生往切赫颅骨中植入两块金属片,以便舒缓骨折处对大脑的压迫。切赫的妻子马蒂娜到医院探望了昏迷的丈夫,记者发现她脸上有明显的泪痕。手术后第2天,切赫才恢复了知觉,根据到场探望的切尔西球员的说法,切赫已经能开口说话,甚至可以坐起来,但仍然有些迷糊。

家人震怒加悲痛

切赫的妻子玛蒂娜还不愿提起这起悲剧,切赫的妈妈切霍娃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伤心欲绝,“当我看到亨特将切赫踢伤的那一瞬间,我惊呆了,我认为或许他遭受了一次谋杀。在和我儿媳马蒂娜通电话以后,我发现后果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

切赫父亲瓦克拉夫却表达了对肇事者的愤怒。“这根本不是什么偶然事故,亨特是故意冲着我儿子去的。为此,他现在要休养整整一年。”瓦克拉夫继续说道,“一开始,我还以为事情没那么糟。可拿到诊断报告,我的腿都软了,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曼城的撒切尔为此得到了8场禁赛的处罚,但我觉得对亨特的处罚不止这样。”

医生观点:至少休半年

医生透露,颅骨骨折通常只会在发生车祸、高空坠落或者遭重物撞击头部的人身上出现,足球场上发生这种悲剧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医疗专家卡罗尔-库珀预言他这个赛季复出的机会几近为零:“他不可能在圣诞节前回到球场,鉴于他受到的沉重撞击,我认为他这个赛季重新参加比赛的机会很微。”

老切赫的观点更加悲观:“佩特尔(切赫)将会缺阵一年。”

颅骨骨折最严重后果:致死

伦敦圣巴塞莫谬医院的神经外科专家汉姆林指出,如果切赫急于复出可能要冒死亡的威胁:“如果切赫太快回到球场的话,他的脑部伤患有可能导致生命危险。他将面临医学上称为‘第二影响综合症’的危险,如果没有完全康复,一旦伤处再次遭到重击,他的大脑就会受损。这足以致命,即使那次冲撞可能并不猛烈。出于这个因素考虑,我认为切赫至少要缺阵半年。这样才能保证有足够的时间让骨骼愈合,如果是大脑附近的骨头受损,他的康复时间还要更长。”

这绝非危言耸听,1931年,凯尔特人队22岁门将约翰-汤普森在著名的格拉斯格德比中扑救流浪者前锋英格利什脚下球时也被撞成颅骨骨折。5个小时后他在医院丧生,此后每次德比凯尔特人球迷都会唱起这样一首歌:“门柱间站着一个冤魂,约翰尼-汤普森,就是他的名字……”

对比起前辈,切赫的遭遇已经算理想,医生表示:“切赫还算幸运,他的这种颅骨骨折通常不会导致脑部受损,因此我们可以预言切赫将能够彻底复原。”

【☆头盔战士☆】

在得到官方认可彼得-切赫的保护性钢盔的消息后,切尔西门将的回归之路走得更远了。

切赫在训练中以佩戴特别的头部保护工具的方式对他的头骨进行附加保护,他的头部已经从骨折中康复了。当地时间星期四,将主吹周六利物浦vs切尔西比赛的主裁判罗布-斯泰尔斯对切尔西门将试图在比赛中佩戴头部保护器的想法做了检查。

英足总高级裁判发展机构的主管内尔-巴黎说:“对于比赛规则中规定的像头部保护器这样的球员非基本装备来说,重要的是球员们可以安全的佩戴它。头部保护器由软性材料制成,部分位置充以海绵,它用来保护头部。它覆盖了耳朵,但在两边都开了一个小孔,所以,他的听力不会受到影响。这个头盔不会带来安全上的任何问题,在佩戴的时候也不会为队友或对手带来任何危险。下巴底下用维可牢(一种尼龙刺粘扣,两面一碰即粘合,一扯即可分开)粘住,头盔上没有任何的特别区域会引起非自然的对球判断上的偏差,如果头盔不被击中或者佩戴头盔的人做出头球的话。”

切尔西门将(切尔西门将切赫)插图1

切尔西历史上不带手套的门将是谁

切尔西历史上有过不带手套的门将,可是时间太久,无法证实也无人知道。

不过,门将考斯特拉曾经有过一段时间没有戴手套。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振奋全队士气!在获得了胜利之后,他觉得这样或许能给球队带来好运,接下来他就没有再佩戴手套。

以下有些门将手套的资料,给你参考——

早期流行徒手上阵

温布利球场,1934年足总杯赛,曼城队2比1胜朴茨茅斯队,曼城队的守门员弗兰克.斯威夫特在比赛中大放异彩扑出了不少险球,而这位于1946年成为英格兰队历史上第一位守门员的门将——当时手上拿着的是棕榈叶!他的手套呢?被丢在球网里,因为在这样的大赛里,他戴上手套就会找不到感觉,手就会打颤!尽管他赛后承认:没有挡住朴茨茅斯进的那个球与未戴手套也有关系。

守门员可以戴手套被订入到足球游戏规则中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75年,但除了斯威夫特之外,不愿带手套的守门员一直大有人在,二十年代的法国队门将夏依里古埃就宁愿光着手而不戴柔软的毛手套。总体来说,在“二战”以前,欧洲足坛门将流行的是徒手或用皮手套。那时,手套对于门将的主要作用是御寒!1949年法国《队报》的记者丹尼斯还写了一篇名为《门将的盔甲》文章,建议各队的守门员应该像中世纪的骑士一样披挂上阵——头顶鸭舌帽,手上戴着手套。

七十年代法国队的门将卡尔纽斯说:“我当时在巴黎俱乐部踢球期间,有一天无意中走到一家名为‘小水手’的海上用品商店,在那里我发现了海员用的毛手套,戴上去感觉很好,我就戴着它来守门。后来,其他队的守门员也一下子都效仿起来,海员的手套成了那时赛场上的时髦物。不过,总的来说当场地不滑、而且比赛是在星期六下午举行时,我们总是光着手参加比赛,而只有在晚上比赛时我们才流行戴手套。”

也就是在那个时期,一种新的理念出现了,有网眼的手套似乎更管用,而以前有些守门员为了抓牢球,甚至还往手套上涂树脂。“以前我们没有订立特别的合同条款,手套也不是用什么特别工艺制造的,俱乐部只给我们钱,让我们自己去买。而一双手套几乎可用一个赛季。”一位那时的法甲球队门将回忆道。不过,从八十年代末开始,手套开始与门将分不开了,守门员们开始承认,“没有手套我们漏球的可能性会更大,那样就有可能犯更多的错误。抓球时更需异常小心,尤其是在场地湿滑时。”

今年刚从法国队退役的门将拉玛是在里尔队开始其职业生涯的头3个月的,在此期间他甚至一直是光着手上场的。他说:“与以前相比,现在我们在拿球、扑球的整体技术上都有了很大进步,而在今天守门员不戴手套就像身体有缺陷一样,尤其是在足球制造工艺完全改变了以后,足球飞行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不听话’了。”

原创文章,作者:东阳侬体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yangnong.com/tiyusuibi/23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