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金贵(吴金贵上海哪里人)

看了那么多的报道,到底是谁砸了吴金贵的宝马车?

究竟是谁砸了上海申花队主帅吴金贵的宝马车?这已经成为上海申花队员在训练之余的一个新话题。虽然有猜测认为这是在上海申花队的此次整风行动中,有受处罚的球员以此方式发泄心中的不满,但是吴金贵本人则表示任何事情都不会让整风行动半途而废。

据上海警方的出警纪录证实,吴金贵停放在康桥基地内的宝马车被砸于7月13日的深夜。而在此前,上海申花队刚刚兵败厦门,而且对张玉宁、毛剑卿和虞伟亮等人下放二队的决定也是刚刚作出。正是在这个敏感时间,吴金贵的宝马车被人为破坏。于是,申花俱乐部内部人士就将此事与吴金贵有矛盾的年轻球员扯上了关系。而且宝马车上的鞋印与毛剑卿所穿球靴的尺码一致。不过在接受俱乐部质询时,毛剑卿对此事进行了坚决的否认。而在接受上海媒体的采访时,毛剑卿也激动地表示如果真是他干的,那么宝马车的玻璃早就全碎了。

无论怎样,吴金贵宝马车被砸一事反映出上海申花队内部矛盾已经非常严重了。而吴金贵本人则表示虽然爱车被砸令自己很伤心,很痛心,但是申花队内部整风的行动不会停止。“作为主教练,我不会因为此事而退缩的。”吴金贵说

来源: 今晚报 2006年07月19日

鞋印暴露砸车人身份 金贵心知肚明听目击者告知

——————————————————————————–

在谈及宝马车身上留下的鞋印时,毛剑卿承认的确是他鞋子留下的印记,“是我的鞋,但并不能证明是我做的。我的四、五双鞋平时就扔在宿舍里,我们房间的门也不锁,谁知道是谁穿了我的鞋干的?”在毛剑卿看来,有人在故意陷害他。对此,毛剑卿还解释说:“我要是做了,会不把这双鞋扔掉吗?谁会这么傻继续把鞋放在自己的房间里?”毛剑卿也承认,事发当晚确实喝了酒,但绝对没砸车。

毛剑卿很坦诚地表示,“队里人都知道,我和吴指导的关系不是太好。除了平时生活训练中一些琐事之外,主要还是在上场比赛的问题上。但是,砸车和我与主教练的问题是两件事情。”作为曾被多位名宿看好的年轻球员,毛剑卿随后的话很火爆:“如果我是凶手,我肯定用铁棍把车窗砸碎了,绝对不会只是踹车,如此隔靴搔痒!但我敢保证,这绝对不是我干的!”

谁砸宝马吴金贵心知肚明

有目击者向俱乐部举报警方认定肇事鞋属于毛剑卿

虽然警方至今没有明确指出“下黑脚的”就是被媒体称为“申花队年轻队员M”的毛剑卿,但“宝马车被砸”事件还是有了一些最新进展。昨天上午,吴金贵以申花队主教练和宝马车主的双重身份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

根据吴金贵以及申花队员的介绍,报警后,警方在受损的车体上取到一个清晰的鞋印,证明这是一个穿运动鞋的人在踹车时留下的。随后申花队内便将各寝室的运动鞋齐集,逐一检查,终于发现队员毛剑卿的鞋是惟一一双鞋印完全符合的。

吴金贵解释说:“球鞋和球衣不同,队员各人都有各自的赞助商,那个队员穿的并不是球队统一的赞助品牌,所以一查就出来了。”更大的证据在于人证,吴金贵透露,“案发当时,也就是14日凌晨2点,有人看到他踢车子的,回来也讲给我听了。”吴金贵称,听到这样的消息,他也立刻把涉嫌踹车的队员找来谈话,但对方并不认账,申花这才将整件事交给警方处理。

来源 青岛新闻网-青岛早报

宝马案已经渐渐平息 吴金贵表示不再追究肇事者

——————————————————————————–

毛剑卿(本报昨日相关报道中称其为“小M”),这位少年成名的国奥队现役队员,已经成为申花主帅吴金贵宝马车被砸一案中的头号嫌疑人——在查证踢伤车身的鞋印时,很快就查出毛剑卿正是鞋的主人。不过,已经开始在二队训练的毛剑卿坚称自己是清白的:“是有人故意穿了我的鞋,去踢坏了吴金贵的车。”

“鞋印是我的,这点我从没否认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毛剑卿解释说,球队去厦门打客场的前后四天,他的鞋子一直放在宿舍的床下,房间门也从来不锁。在这四天时间里,他只有周四晚上在康桥基地,其他几天都没有住在宿舍。有一天他回房间时,发现鞋子已经不在床下面了,而是规规矩矩地斜靠在床头柜下了,他从来没有这种习惯。不过,毛剑卿当时并没有在意,因为康桥基地的宿舍从来不锁门,他认为可能是谁拿了鞋穿过,因为之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但是现在想来,有点说不清楚了。我的那双鞋的确是被动过的,是巧合还是被别有用心

的人拿去了?这些都得不到解释。”毛剑卿说。

之所以将嫌疑人确定为毛剑卿,是对比鞋印后的发现。宝马车身上有两个很明显的圆圈,大家都认为是阿迪达斯的一款运动鞋,而申花队中只有张玉宁和毛剑卿平时在穿阿迪达斯,大家一致认为,四天里都没有在基地过夜的张玉宁不可能做这种事情,于是毛剑卿成了最大嫌疑人。

在鞋印对比完成后,毛剑卿主动提出报案,“吴指导找我谈话,问我是不是踢了他的车,我说没有,也不知道自己的鞋印怎么会印在车上,所以我提出报案。”有目击证人说,他看见毛剑卿在15日凌晨两时左右踢伤了宝马车,对此小毛也坚决否认,“我的确和几个队友去周浦吃了大排档,但我并没有醉,而且非常清醒。”

在被下放到二队之后,毛剑卿的训练非常积极,他最担心的还不是自己的前途,而是至少会持续到今年年底的下放收入。由于母亲重病,每个月都需要化疗,一次费用就在5000元左右,他说:“在二队的工资少,如果没有比赛可以打,我哪来的钱给妈妈看病?”

吴金贵不再追究

“不管最后警方查出来的结果如何,我都不会对外公布,也不会追究肇事者。”吴金贵昨日清楚地向记者表示,宝马被踹的事件就到此为止,由于没有买此类型的保险,自己会掏腰包付一万多元的修车费。

吴金贵声明,对于毛剑卿,他一直只是怀疑,从未认定就是他踹了自己的宝马车。至于将他降到二队,只是因为他喜欢喝酒,而且训练态度有问题,“由于长时间没有比赛,部分队员有些放松,老是去喝酒。我知道了谁爱喝酒,并开始考虑一些措施。”吴金贵认为,这次人员调整和宝马被袭没有关系,他不会追究具体某一个人,“这件事情倒是提醒我,我们有些工作还做得不够仔细。”

来源 四川新闻网-成都晚报在谈及宝马车身上留下的鞋印时,毛剑卿承认的确是他鞋子留下的印记,“是我的鞋,但并不能证明是我做的。我的四、五双鞋平时就扔在宿舍里,我们房间的门也不锁,谁知道是谁穿了我的鞋干的?”在毛剑卿看来,有人在故意陷害他。对此,毛剑卿还解释说:“我要是做了,会不把这双鞋扔掉吗?谁会这么傻继续把鞋放在自己的房间里?”毛剑卿也承认,事发当晚确实喝了酒,但绝对没砸车。

毛剑卿很坦诚地表示,“队里人都知道,我和吴指导的关系不是太好。除了平时生活训练中一些琐事之外,主要还是在上场比赛的问题上。但是,砸车和我与主教练的问题是两件事情。”作为曾被多位名宿看好的年轻球员,毛剑卿随后的话很火爆:“如果我是凶手,我肯定用铁棍把车窗砸碎了,绝对不会只是踹车,如此隔靴搔痒!但我敢保证,这绝对不是我干的!”

谁砸宝马吴金贵心知肚明

有目击者向俱乐部举报警方认定肇事鞋属于毛剑卿

虽然警方至今没有明确指出“下黑脚的”就是被媒体称为“申花队年轻队员m”的毛剑卿,但“宝马车被砸”事件还是有了一些最新进展。昨天上午,吴金贵以申花队主教练和宝马车主的双重身份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

根据吴金贵以及申花队员的介绍,报警后,警方在受损的车体上取到一个清晰的鞋印,证明这是一个穿运动鞋的人在踹车时留下的。随后申花队内便将各寝室的运动鞋齐集,逐一检查,终于发现队员毛剑卿的鞋是惟一一双鞋印完全符合的。

吴金贵解释说:“球鞋和球衣不同,队员各人都有各自的赞助商,那个队员穿的并不是球队统一的赞助品牌,所以一查就出来了。”更大的证据在于人证,吴金贵透露,“案发当时,也就是14日凌晨2点,有人看到他踢车子的,回来也讲给我听了。”吴金贵称,听到这样的消息,他也立刻把涉嫌踹车的队员找来谈话,但对方并不认账,申花这才将整件事交给警方处理。

吴金贵(吴金贵上海哪里人)插图1

吴金贵宝马车到底被谁砸的?

在谈及宝马车身上留下的鞋印时,毛剑卿承认的确是他鞋子留下的印记,“是我的鞋,但并不能证明是我做的。我的四、五双鞋平时就扔在宿舍里,我们房间的门也不锁,谁知道是谁穿了我的鞋干的?”在毛剑卿看来,有人在故意陷害他。对此,毛剑卿还解释说:“我要是做了,会不把这双鞋扔掉吗?谁会这么傻继续把鞋放在自己的房间里?”毛剑卿也承认,事发当晚确实喝了酒,但绝对没砸车。

毛剑卿很坦诚地表示,“队里人都知道,我和吴指导的关系不是太好。除了平时生活训练中一些琐事之外,主要还是在上场比赛的问题上。但是,砸车和我与主教练的问题是两件事情。”作为曾被多位名宿看好的年轻球员,毛剑卿随后的话很火爆:“如果我是凶手,我肯定用铁棍把车窗砸碎了,绝对不会只是踹车,如此隔靴搔痒!但我敢保证,这绝对不是我干的!”

谁砸宝马吴金贵心知肚明

有目击者向俱乐部举报警方认定肇事鞋属于毛剑卿

虽然警方至今没有明确指出“下黑脚的”就是被媒体称为“申花队年轻队员M”的毛剑卿,但“宝马车被砸”事件还是有了一些最新进展。昨天上午,吴金贵以申花队主教练和宝马车主的双重身份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

根据吴金贵以及申花队员的介绍,报警后,警方在受损的车体上取到一个清晰的鞋印,证明这是一个穿运动鞋的人在踹车时留下的。随后申花队内便将各寝室的运动鞋齐集,逐一检查,终于发现队员毛剑卿的鞋是惟一一双鞋印完全符合的。

吴金贵解释说:“球鞋和球衣不同,队员各人都有各自的赞助商,那个队员穿的并不是球队统一的赞助品牌,所以一查就出来了。”更大的证据在于人证,吴金贵透露,“案发当时,也就是14日凌晨2点,有人看到他踢车子的,回来也讲给我听了。”吴金贵称,听到这样的消息,他也立刻把涉嫌踹车的队员找来谈话,但对方并不认账,申花这才将整件事交给警方处理。毛剑卿,唉,年轻人啊是我干的 对不起 让大家想了那么长时间~~~原谅我吧 但那车实在太丑了!究竟是谁砸了上海申花队主帅吴金贵的宝马车?这已经成为上海申花队员在训练之余的一个新话题。虽然有猜测认为这是在上海申花队的此次整风行动中,有受处罚的球员以此方式发泄心中的不满,但是吴金贵本人则表示任何事情都不会让整风行动半途而废。

据上海警方的出警纪录证实,吴金贵停放在康桥基地内的宝马车被砸于7月13日的深夜。而在此前,上海申花队刚刚兵败厦门,而且对张玉宁、毛剑卿和虞伟亮等人下放二队的决定也是刚刚作出。正是在这个敏感时间,吴金贵的宝马车被人为破坏。于是,申花俱乐部内部人士就将此事与吴金贵有矛盾的年轻球员扯上了关系。而且宝马车上的鞋印与毛剑卿所穿球靴的尺码一致。不过在接受俱乐部质询时,毛剑卿对此事进行了坚决的否认。而在接受上海媒体的采访时,毛剑卿也激动地表示如果真是他干的,那么宝马车的玻璃早就全碎了。

无论怎样,吴金贵宝马车被砸一事反映出上海申花队内部矛盾已经非常严重了。而吴金贵本人则表示虽然爱车被砸令自己很伤心,很痛心,但是申花队内部整风的行动不会停止。“作为主教练,我不会因为此事而退缩的。”吴金贵说

来源: 今晚报 2006年07月19日

鞋印暴露砸车人身份 金贵心知肚明听目击者告知

——————————————————————————–

在谈及宝马车身上留下的鞋印时,毛剑卿承认的确是他鞋子留下的印记,“是我的鞋,但并不能证明是我做的。我的四、五双鞋平时就扔在宿舍里,我们房间的门也不锁,谁知道是谁穿了我的鞋干的?”在毛剑卿看来,有人在故意陷害他。对此,毛剑卿还解释说:“我要是做了,会不把这双鞋扔掉吗?谁会这么傻继续把鞋放在自己的房间里?”毛剑卿也承认,事发当晚确实喝了酒,但绝对没砸车。

毛剑卿很坦诚地表示,“队里人都知道,我和吴指导的关系不是太好。除了平时生活训练中一些琐事之外,主要还是在上场比赛的问题上。但是,砸车和我与主教练的问题是两件事情。”作为曾被多位名宿看好的年轻球员,毛剑卿随后的话很火爆:“如果我是凶手,我肯定用铁棍把车窗砸碎了,绝对不会只是踹车,如此隔靴搔痒!但我敢保证,这绝对不是我干的!”

谁砸宝马吴金贵心知肚明

有目击者向俱乐部举报警方认定肇事鞋属于毛剑卿

虽然警方至今没有明确指出“下黑脚的”就是被媒体称为“申花队年轻队员m”的毛剑卿,但“宝马车被砸”事件还是有了一些最新进展。昨天上午,吴金贵以申花队主教练和宝马车主的双重身份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

根据吴金贵以及申花队员的介绍,报警后,警方在受损的车体上取到一个清晰的鞋印,证明这是一个穿运动鞋的人在踹车时留下的。随后申花队内便将各寝室的运动鞋齐集,逐一检查,终于发现队员毛剑卿的鞋是惟一一双鞋印完全符合的。

吴金贵解释说:“球鞋和球衣不同,队员各人都有各自的赞助商,那个队员穿的并不是球队统一的赞助品牌,所以一查就出来了。”更大的证据在于人证,吴金贵透露,“案发当时,也就是14日凌晨2点,有人看到他踢车子的,回来也讲给我听了。”吴金贵称,听到这样的消息,他也立刻把涉嫌踹车的队员找来谈话,但对方并不认账,申花这才将整件事交给警方处理。

来源 青岛新闻网-青岛早报

宝马案已经渐渐平息 吴金贵表示不再追究肇事者

——————————————————————————–

毛剑卿(本报昨日相关报道中称其为“小m”),这位少年成名的国奥队现役队员,已经成为申花主帅吴金贵宝马车被砸一案中的头号嫌疑人——在查证踢伤车身的鞋印时,很快就查出毛剑卿正是鞋的主人。不过,已经开始在二队训练的毛剑卿坚称自己是清白的:“是有人故意穿了我的鞋,去踢坏了吴金贵的车。”

“鞋印是我的,这点我从没否认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毛剑卿解释说,球队去厦门打客场的前后四天,他的鞋子一直放在宿舍的床下,房间门也从来不锁。在这四天时间里,他只有周四晚上在康桥基地,其他几天都没有住在宿舍。有一天他回房间时,发现鞋子已经不在床下面了,而是规规矩矩地斜靠在床头柜下了,他从来没有这种习惯。不过,毛剑卿当时并没有在意,因为康桥基地的宿舍从来不锁门,他认为可能是谁拿了鞋穿过,因为之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但是现在想来,有点说不清楚了。我的那双鞋的确是被动过的,是巧合还是被别有用心

的人拿去了?这些都得不到解释。”毛剑卿说。

之所以将嫌疑人确定为毛剑卿,是对比鞋印后的发现。宝马车身上有两个很明显的圆圈,大家都认为是阿迪达斯的一款运动鞋,而申花队中只有张玉宁和毛剑卿平时在穿阿迪达斯,大家一致认为,四天里都没有在基地过夜的张玉宁不可能做这种事情,于是毛剑卿成了最大嫌疑人。

在鞋印对比完成后,毛剑卿主动提出报案,“吴指导找我谈话,问我是不是踢了他的车,我说没有,也不知道自己的鞋印怎么会印在车上,所以我提出报案。”有目击证人说,他看见毛剑卿在15日凌晨两时左右踢伤了宝马车,对此小毛也坚决否认,“我的确和几个队友去周浦吃了大排档,但我并没有醉,而且非常清醒。”

在被下放到二队之后,毛剑卿的训练非常积极,他最担心的还不是自己的前途,而是至少会持续到今年年底的下放收入。由于母亲重病,每个月都需要化疗,一次费用就在5000元左右,他说:“在二队的工资少,如果没有比赛可以打,我哪来的钱给妈妈看病?”

吴金贵不再追究

“不管最后警方查出来的结果如何,我都不会对外公布,也不会追究肇事者。”吴金贵昨日清楚地向记者表示,宝马被踹的事件就到此为止,由于没有买此类型的保险,自己会掏腰包付一万多元的修车费。

吴金贵声明,对于毛剑卿,他一直只是怀疑,从未认定就是他踹了自己的宝马车。至于将他降到二队,只是因为他喜欢喝酒,而且训练态度有问题,“由于长时间没有比赛,部分队员有些放松,老是去喝酒。我知道了谁爱喝酒,并开始考虑一些措施。”吴金贵认为,这次人员调整和宝马被袭没有关系,他不会追究具体某一个人,“这件事情倒是提醒我,我们有些工作还做得不够仔细。”

来源 四川新闻网-成都晚报毛剑卿,申花大事化小了,原谅了他

原创文章,作者:东阳侬体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yangnong.com/tiyusuibi/28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