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枚“金牌” 牵动国际奥委会三任主席的心

这枚“金牌” 牵动国际奥委会三任主席的心插图1

  新华社北京2月20日电 题:这枚“金牌”,牵动国际奥委会三任主席的心 

  新华社记者张泽伟

  在北京冬奥会,中国代表团的金牌数和奖牌数均创历史最佳战绩,但在娄晓琪心里,还有一枚“金牌”,中国代表团几乎没有竞争对手。

  “如果增设一枚奥运文化传播的金牌,那一定非我们中国莫属。”他笑言。

  娄晓琪是《文明》杂志社社长,他领导的团队与国际奥委会携手20年专注于奥林匹克文化融合创新与传播互动,努力使中国成为奥林匹克文化传播中心。先后三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罗格、巴赫都称赞中国丰富和发展了奥林匹克文化。

  与奥林匹克结缘

  娄晓琪与奥林匹克的缘分,始于20世纪90年代。

  1993年北京首次申办奥运会失利,社会各界开始反思失利的原因,有说中国实力不够的,有说中国缺乏申办技巧的……都是从自身找问题,而娄晓琪则站在西方的角度来看问题。

  “西方的逻辑是,你要参与我的团体或体系,你的贡献是什么?你跟我有什么关联或互补?”

  于是,他开始研究世界的演进、文化的传承,寻找东西方文明的关联,研究中国古代的运动,也思考奥林匹克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问题。 

  2003年,娄晓琪得知,雅典奥运会火炬将在全球传递,要首次来到北京。他觉得,这是接近、融入奥林匹克的一个契机,于是以《文明》杂志社社长的名义给国际奥委会写了一封信,主要内容居然是“挑刺”,直陈奥林匹克的危机,认为奥林匹克不能只是体育竞技,更重要的是奥运精神和文化;奥运会不应只是精英体育,而应在更多的发展中国家推广并促进学校体育与社区体育发展,让更多年轻人喜欢并参与其中,感受奥林匹克文化之美。

  娄晓琪没有等来国际奥委会对问题的直接回复,但他下定决心,要去做跟奥林匹克文化研究和推广相关的工作。第一件事,就是推出系列奥林匹克文化读本——《新北京·新奥运》珍藏特刊,第一期是《奥运圣火照北京》。没想到的是,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代表国际奥委会为这本特刊撰写了题为“圣火燃烧在全世界的心中”的文章。罗格称,火炬接力使奥运会更加贴近社会,为大众创造了参与的机会。 

  后来,特刊的内容逐渐延伸、丰富,相继推出了《奥林匹克与中国》《奥林匹克与文化》《奥林匹克与科技》《北京奥运圣火传世界》等,一共十期。 

  “这批读本的影响越来越大,我们的工作也逐渐得到有关部门尤其是国际奥委会的认可、指导和参与。在北京奥运会上,国际奥委会把这套读本当作礼物送给奥林匹克大家庭成员和宾客。”娄晓琪说。 

  通过不断与国际奥委会沟通、接触,双方在共同探索构建奥林匹克文化传播体系的过程中建立了信任,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形成了依赖。

  “有关奥林匹克文化探索、思考和传播方面的事,我们只要与国际奥委会沟通,他们都会给予指导并回复具体意见,甚至开通‘绿色通道’,让我们直接联系主席办公室,与主席直接沟通。”娄晓琪说,目前,《文明》杂志社是国际奥委会在全球唯一的奥林匹克文化传播战略合作伙伴。

  创新传播模式

  《奥林匹克宣言》被认为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最早、最权威的文献。但由于战乱等原因,《奥林匹克宣言》手稿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才被发现。 

  2008年1月1日,《文明》杂志社经国际奥委会和版权所有人法国达马侯爵同意,全球首次出版发行了中法英三种文字的《奥林匹克宣言》。

  国际奥委会终身名誉主席萨马兰奇对此表示赞赏,他当时致信说:“《文明》杂志不仅用英文和法文,还首次用中文刊登《奥林匹克宣言》文稿,以此来提醒我们奥林匹克运动会的真正含义,并在中国和全世界人民当中传播奥林匹克的理想和价值观,即友谊、和平和普适性,我对此创意表示赞赏。” 

  2012年国际奥林匹克日,世界上第一个“奥林匹克宣言广场”在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建成。经国际奥委会独家授权和北京市政府批准建立的这个广场,其设计取意中国传统文化中“天圆地方”的理念,三段总长29米的弧形铜碑上面分别刻着法、中、英三种文字的《奥林匹克宣言》。 

  广场落成的同时,《奥林匹克宣言》的全球传播之旅也正式启动,《奥林匹克宣言》从北京传向世界。

  对此,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称,《文明》杂志社让《奥林匹克宣言》以“奥林匹克宣言广场”这种固定的方式永远留在北京,同时又用富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方式传向世界。《奥林匹克宣言》从北京传到伦敦,再到今后每一个举办奥运会的城市,无疑是传播奥林匹克理念新的重要载体和方式。 

  随后推出的“《奥林匹克宣言》——美丽的奥林匹克文化长卷”系列,进一步创新了奥林匹克文化传播模式。长卷系列将奥林匹克大家庭的所有成员、特别是奥林匹克城市联系在一起,与世界共享奥林匹克文化之美。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给长卷Ⅲ撰写的序言中说,在美丽的奥林匹克文化长卷助力推动下,奥林匹克精神将继续在中国和世界各地传播。它让世界各地的人们,尤其是年轻人,更好地了解奥林匹克运动,并通过奥林匹克精神的传播认识到:今天的体育运动及其价值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成为奥林匹克文化传播中心

  “随着中国与奥林匹克大家庭的交往越来越多,文明的缘分越来越深,中国在奥林匹克大家庭的地位和影响也越来越大。”娄晓琪说,现代奥林匹克运动130年的历史进程中,诞生了奥林匹克文化创新发展的三座重要城市,其中就包括北京。 

  希腊雅典是古代奥林匹克发源地,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精神源头和奥林匹克圣火的采集地。法国巴黎是《奥林匹克宣言》的诞生地、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起点,也是《奥林匹克宪章》等规则体系的起草地和策划源头。 

  而北京,是世界上第一个“双奥之城”,它有机地把夏奥会和冬奥会两个平行的奥运会结合起来。“此外,北京与国际奥委会合作探索构建了奥林匹克文化传播体系,通过推出第一套奥林匹克文化读本、首发《奥林匹克宣言》、建立‘奥林匹克宣言广场’、推出奥林匹克文化长卷、启动《奥林匹克宣言》的全球传播之旅等,以北京为起点和中心,把奥林匹克大家庭用文化的纽带紧密地连接在一起。”娄晓琪说。 

  在他看来,雅典是奥林匹克精神的源头,巴黎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起点,而北京就是现代奥林匹克文化传播中心。 

  这三座城市极大丰富了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传承的历史内涵,扩充了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传播的文化内容,使得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成为让全球更加包容和团结的文化纽带。 

  讲好“中国故事” 

  现代奥林匹克运动走过130年,东西方文明交流互鉴与文明对话促进多元文化交汇,不同文明在奥林匹克运动中融合发展。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中国,越来越需要奥林匹克这样的平台,展示中华文化,讲述“中国故事”。 

  娄晓琪说:“我们在北京冬奥会前推出的奥林匹克文化长卷Ⅲ,就是奥林匹克文化与中华文化交相辉映的经典之作。”

  长卷Ⅲ以“奥运+春节”的人类盛典为基础,以举办过夏季和冬季奥运会的23个国家和43个城市的节日为线索,展示了全世界五大洲不同民族各具特色的节日文化,包括中国传统的春节。 

  “这些节日和文化虽然因各自所在国家的地理和人文环境的不同而各具特色,但是都不约而同地蕴含了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人们对于幸福生活的向往,这与奥林匹克运动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精神完全契合。”娄晓琪说。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李继东认为,长卷Ⅲ在梳理、阐释、展示奥运和相关节庆文化方面无疑是一项创举,其价值在于从中国视角来解释人类重要的文明仪式,在奥运文化中嵌入中国文化符号,同时建构一种崇尚奥运精神的人类共同话语体系。(完)

原创文章,作者:东阳侬体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yangnong.com/zonghetiyu/11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