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洲选手赞北京雪车赛道是最棒的 冰墩墩简直完美

美洲选手赞北京雪车赛道是最棒的 冰墩墩简直完美插图1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时隔20年重返冬奥赛场,雪车选手接受新京报专访:

  “北京冬奥会雪车赛道是我见过最好的”

  去参加开幕式时,我突然意识到这一点——我曾经以游客身份来过这儿,但当时从未想过11年后我会再次来到这里,参加自己的奥运开幕式。 ——阿克塞尔·布朗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北京时间2月4日晚的冬奥会开幕式上,随着主持人报出国家名,阿克塞尔·布朗的队友、旗手安德烈·马尔卡诺挥舞着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以下简称特多)国旗,引领着一行六人正式入场。

  这是这个加勒比岛国时隔20年再次出现在冬奥会开幕式上。布朗和马尔卡诺两人将代表特多参加北京冬奥会男子双人雪车比赛。

  布朗拥有英国和特多双重国籍,2021年以前,他一直代表英国参赛,但这一届冬奥会,布朗决定代表特多出战。布朗代表特多走向北京冬奥会的旅途并不轻松:他在六个月前才正式组建了雪车团队,他选择的队友马尔卡诺是一名短跑运动员,本届冬奥会将是他首次参加雪车项目实战。

  2月9日晚,新京报记者连线采访了布朗——特多雪车队的灵魂人物。布朗在采访中称,参加北京冬奥会是一次圆梦,他2011年曾以游客身份参观鸟巢,当时从未想到,11年后他将以一名奥林匹克运动员的身份进入鸟巢。布朗大赞北京冬奥会的设施,称这里的雪车赛道是他见过最好的赛道。

  布朗表示,他们将尽情享受比赛,同时向世界宣告,“我们同样值得尊重,而不只是陪衬”。他希望他们参加冬奥会的故事能够激励他人,让更多的人认识到热带国家也有实力参加冬季项目比赛。此外,他希望,此次冬奥会后,特多的冬奥会参加史不会再经历20年的空白。他想告诉特多年轻人,“我们出战北京冬奥会备受尊敬,你们也可以”。

  谈冬奥会开幕式

  圆梦鸟巢:从游客到奥运会运动员

  新京报:北京2022年冬奥会已于2月4日正式开幕。你对开幕式有何评价?身处其中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阿克塞尔·布朗:等待出场的时候,我们在冰球馆里观看了开幕式的上半场。但实际上我们并没有看到全貌,之后就轮到我们出场了。现场非常壮观,那是一个非常神奇的时刻。

  我们在现场观看了下半场,但错过了焰火。因为我们在体育场内部,没办法看到整个焰火(表演),这是一大遗憾。但我们能听到、感受到现场氛围,我敢肯定,那一定非常壮观。参加开幕式的感受非常不可思议,那个过程很短,但仍然是一个圆梦的过程。

  实际上,我2011年曾以游客身份参观过北京2008年奥运会场馆。这次坐着大巴车去参加开幕式时,我突然意识到这一点——我曾经以游客身份来过这儿,但当时从未想过11年后我会再次来到这里,参加自己的奥运开幕式。我实现了那个梦寐以求的目标,非常鼓舞人心,非常不可思议。

  谈冬奥印象

  雪车赛道令人印象深刻 “我爱冰墩墩”

  新京报:你们何时抵达北京?在奥运村的感受如何?

  阿克塞尔·布朗:我们大概11天前抵达北京。那真的是一个漫长的旅程,我们抵达这里花了76个小时(含转机时间)。

  最令人惊叹的是这里的设施。这些设施都非常棒——尤其是这里的雪车赛道,是我迄今为止见过最好的赛道。此外,奥运村的建设都是顶级的,食物也非常棒。

  总的来说,一切都很好。因为我错过了上一届平昌冬奥会,只能看着其他人拍各种照片、拥有那些经历,我觉得自己错过了很多。所以我来到这里后,一直非常享受,拍了很多照片,沉浸在冬奥会的一切之中。

  新京报:提到拍照,你有看到冬奥会吉祥物吗?冰墩墩最近非常火热。

  阿克塞尔·布朗:我们刚来的时候就收到了一个吉祥物。而现在看到很多人排着长队希望获得一个——我心想,幸好我不用排队。

  我们还有很多不同的纪念品,譬如T恤等。这个吉祥物简直太棒了。我们昨天还和一个巨大的吉祥物合影了。我爱冰墩墩!

  新京报:你来到奥运村后,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阿克塞尔·布朗:如前所述,是赛道。我们今年早些时候在北美的一条赛道上参加比赛,那条赛道是最新的。当时我想,哇,雪车时代来了,这应该是世界上最好的雪车设施。然后我来到北京,发现自己错了。

  这里的设施太棒了!例如,当我们开着雪车时,一切都快速闪过,这时候的灯光通常让我们感觉像在隧道里开车。但是,这里的灯光和它们的设置,让我们即使在黑暗中也可以看到更多。还有就是整个赛场,有完整的360度弯道,这是全球首个,非常了不起。

  所以我很难过,在比赛结束大概一周后我们就得离开,我想留下来继续在这里(训练)。

  谈特多重返冬奥

  6个月前才成立雪车队 重返冬奥令民众惊喜

  新京报:这是特多自2002年来首次参加冬奥会。当确认获得本届冬奥会参赛资格时,你是何心情?

  阿克塞尔·布朗:我可能很难说过去20年的等待,只能说说我等待了多久。虽然我一生都在从事运动,但我参加这项运动仅8年——当然这个等待也已经足够漫长了。

  对于特多而言,20年后重返冬奥令人兴奋,尤其是这个过程非常短暂。实际上我们(雪车队)6个月前才成立,所以这对于所有人来说都非常惊喜。

  至于我们确认资格的时间,我们在去年圣诞前就知道,我们获得了足够的积分参加冬奥会。但在举行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这一消息的那一刻,我脸上的笑容几乎咧到了耳边。因为在此之前你总担心会不会出错。所以当确定下来时,一切都显得不可思议。

  4年前我错失了这个机会,我知道那种感觉。我的心和那些没能获得这个机会的运动员在一起,但最终获得了这个机会,感觉真的太好了。

  新京报:20年后再返冬奥赛场,对于特多来说意义重大。特多民众的反应如何?

  阿克塞尔·布朗:这是一项冷门的运动,但我们感受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热情。尤其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许多人对我说“谢谢”。

  作为一个运动员,总会想要代表一个国家做到最好。但这同样对很多人意义重大,他们因为我代表了我的国家而谢谢我,这感觉有点奇怪。这不是我需要被谢谢的事情,因为这绝对是我的荣幸。

  事实上我需要谢谢他们,感谢他们对我的支持,感谢他们接纳我——因为我在英国出生长大、有着英国口音,我并不确定我是否会被接纳。所以,很高兴知道我和我的团队所做的事情,对我们这个小岛国上这么多人来说意义重大。

  新京报:如你所说,你在英国长大,且2021年以前一直代表英国参赛。为何这次决定代表特多呢?

  阿克塞尔·布朗:是的,我一直有两本护照,因此很明显我可以代表这两个国家——英国和特多中任意一个参赛。所以这个决定并不是一个疯狂的冲刺,只为了尽可能简单地参加奥运会。

  事实上,因为新冠疫情,每个人都有了更多时间坐下来思考。我也认真考虑了我作为一名运动员、作为一个人的优先事项。这时候我意识到,我并没有真正享受我正在做的事情。

  所以,我需要改变一些东西,即使只是为了我的心理健康——表现出来就是代表特多参赛。因为大家都知道,加勒比精神就是有趣、活泼、丰富多彩。我们现在就在将这些带到冬奥会。

  我想这是我在运动领域迄今为止做过最棒的事情。而且作为一个人,这一年为特多出战所获得的乐趣、愉悦和成功,比我过去7年为英国出战获得的都多。

  新京报:你此前还参加过美式橄榄球、跆拳道等运动。为何最终转到雪车这项运动?

  阿克塞尔·布朗:不管是跆拳道、美式橄榄球还是现在的雪车,我都希望能尽我所能做到最好。

  我曾经赢得过跆拳道全国奖杯,后来去美国踢美式橄榄球。2014年1月退出我所在的球队时,我其实有点失落。也是那一年的2月,我在观看索契冬奥会时听到了对雪车运动员的介绍,于是我开始想,也许我可以做这个。然后我参加了英国队的公开选拔赛,最终进入了发展队,并在其中学习这项运动、不断成长。

  雪车一直是我在冬奥会上观看的一个焦点,这几届冬奥会我都会观看雪车比赛。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是,我记得有一次观看冬奥会时看到一个大个子做了个后空翻——他看上去不像是能做到这个的人。最终这个大个子——李·约翰斯顿(Lee Johnston)成了我的教练。

  谈走向冬奥之路

  有困难、有挑战 但坚信自己一定能做到

  新京报:在筹备期间,你们遇到了哪些困难和挑战?

  阿克塞尔·布朗:对我而言,最大的挑战在于不断学习新鲜事物。我不仅是一名想要参与雪车项目的运动员,还要学习如何吸引赞助商,如何经营这门生意。

  截至目前,最困难的就是财务问题,我们需要自己资助一切。尽管这项运动非常令人激动,有大量的曝光率,人们也对此非常激动,但我不是营销专家。我只能尽力与赞助商合作,努力在我们去过的国家中建立新的(人脉)联系,找到能帮助我们实现最高水平的赞助商。

  其中有一个尤为黑暗的时刻。就在我们即将离开特多的前夕,和我合作的运动员还有后勤工作突然出现了种种问题,大量问题扑面而来。当时确实达到了我承受的极限,我觉得一切都完了。

  不过,现在我已经来到北京,最终目标都实现了。一切让我怀疑究竟能否成功的艰难时刻让我一步步走到这里。有许多时刻可以彻底击倒我们,但我们还是想办法挺过来了,我非常高兴。

  新京报:筹备过程中是什么支撑着你们走到现在?

  阿克塞尔·布朗:一直支持我走到现在的是对自己的绝对信任。

  在遭遇低谷时,我可以借鉴以往的经验,知道自己能重新振作。虽然有很多人不看好我,哪怕是由我对抗整个世界,我也会继续对自己保有信心。

  我并不是生来如此,自信在多年里慢慢培养出来。奥运会运动员并没有多么不同,我也曾经超重、不快乐、缺乏自信,但我已经改变了这一切,成为了奥运会运动员,这一切都是可能的。

  谈对未来的期待

  希望激励下一代 热带国家也能玩转冰雪

  新京报:气候条件让热带国家参与冬奥会项目变得尤为艰难,你们日常是如何训练的?

  阿克塞尔·布朗:在夏季,我们可以做重量训练以及短跑训练,尝试在陆地上做推动练习。到了冬季,我们显然只能花钱到其他地方训练。这也意味着我们要花数周的时间离开家人朋友,去美国或德国等有充足赛道的国家。

  新京报:热带国家参加冬奥会有何特殊意义?

  阿克塞尔·布朗:这可以展示出,尽管存在各种问题,但我们同样有竞争力,我们可以成为世界上顶尖的选手。希望我们参加北京冬奥会的故事能够激励他人,引起人们对我们的关注。

  新京报:根据赛程安排,下周你将站上赛场,你对名次有怎样的期待?

  阿克塞尔·布朗:我们并不指望能拿到奖牌。原因之一在于我们的雪车并不如其他队伍的好,即便拿出来一生中最好的表现,我们还需要克服设备上的差距。

  我们想要做的是尽情享受比赛,并向世界宣告我们同样值得尊重,而不只是陪衬。我希望我们能在30支队伍中冲到前20名,击败一些我们从未在同一水平线上较量过的队伍。

  新京报:你们想通过参加北京冬奥会向特多人民传递些什么?

  阿克塞尔·布朗:距离特多上次参加冬奥会已经过去了20年的时间,我们需要确保在本次之后不会又空白20年。

  我们想向年轻的男孩女孩们展示雪车这项运动,也许他们了解到这项运动后,会坐在一个箱子里,想象自己是雪车舵手。这样他们可以有自己的梦想,看到这项运动的未来。他们可以代表一项他们从未想象过的运动参赛。

  我们出战北京冬奥会,备受尊敬,他们也可以。这就是我们想传递的信息。

  新京报:未来你有怎样的计划?你会继续投身雪车项目吗?还是会兼顾跆拳道和美式橄榄球?

  阿克塞尔·布朗:我不会再参与另外两种运动了。我的目标是继续投身雪车项目,为特多延续这种传统。

  今年由于各种原因,我们只有两人参赛,我们希望能进一步壮大队伍。未来也希望能够经常出现在世界顶尖的赛事中。

  作为加勒比地区国家运动员,我们也想证明,我们同样有实力。努力变得更强,赢得好名声,这都需要时间。

  接下来几年,我们将努力提升自己,争取冲进世界前10名。那时特多将向世界证明,热带国家也能将冰雪项目做得很好。

  新京报记者 谢莲 栾若曦 姚远

原创文章,作者:东阳侬体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yangnong.com/zonghetiyu/9107.html